「禁止转载」
不做鲜榨葡萄汁

失恋
不更新

好想这么说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特别霸气
然而内心其实想写虐了qaq

无论如何,这一场风波中没有赢家。

碎碎念:

如今我们终于明白,在这些数不清的日子里有多少真相被掩埋,而历史和正义永远掌握在少数人手中。

忙于高考成绩和志愿
这几天没有东西发…

【喻中心】折子戏(二)

P2

黄少天嘴里的老头儿年纪并不大,顶天了五十出头,远远未到“老不死”的年龄。喻文州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心里莫名其妙地想起来这点,随即看到等在门口的黄少天。

“老头儿说什么?”他跟上喻文州的步子,问。

“让我继续上学。学费他们出。”喻文州回答他,脚步并不放缓停滞。

“哈?”这个事件走向远远超出黄少天的预期,“我以为你得跟我们一样留在蓝雨呢。”他的语气略微轻松了些,调子微微上扬。

喻文州回头看了他一眼,微笑了一下。

“你想太多了。”他语气平淡,“我得赶紧回学校,我只请假到晚自习。”


郑轩一路把喻文州送回学校,他俩坐的地铁,优哉游哉地享受冷气和座位,不像喻文州来时坐三轮...

其实第一次听闻折子戏是因为冢不二四大悲之一是《折子戏》,我没那么有文化,那时候还不知道折子戏是什么……
后来听到这首歌,讲真被戳到了。放上来给大家听。

【喻中心】折子戏

P0

我中考的时候超常发挥,进了最好的高中。

而开学后从身边人我才知道,在这所g市第一的学校里,喻文州,这个我几乎没有听过的名字,在这里很出名。

我听到不少我的新同学去问老师关于喻文州的事情,而老师们往往这样回答好奇打听他的学生:“那时候啊……”

从那些对话中,我也听出了一些东西。

十三年前,喻文州在一中就读高三。成绩很好。因为高一休学后连跳两级,比同龄人小了一岁。

休学前他是学生会的主席,工作好,成绩好,长得帅,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。高一过了三分之二,忽然有一天就休学回家了,什么东西都没拿回去。

“他的课本和被褥都是他一个朋友帮他带回去的。”他当年的班主任,也是我现在的班主任回忆...

[复健]随意看看,随意想想

他发出去的那条微信始终没有回音。
那个人在这一个月里没有发过朋友圈,没有在群里说过一句话。他们明明住在一个城市里,却远得像有颠倒白天黑夜的时差再加上截然相反的温度。
群里组织的活动,叫人叫了三遍四遍也没有多少人回应,他帮忙一个个@出来问,却独独漏了一个。晚上他看到群里有人说那人不来。
他其实好奇,那条微信是被故意忽视不回还是真的躺在遗忘的角落里。只要他三天没有上微信,这件事情就会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,仅仅存在于他的手机聊天记录和微信的数据库里,连另一个聊天对象都不知道。
这种等待的感觉,恐怖甚于被当面拒绝。
他梦里梦到和那人像以前一样哥俩好地出去压马路,撸串,在凉爽的夜风里溜到学校的天台上吹风。
唯一不同...

“那天我梦到你背对着我说了拒绝,醒来以为是真的,后来才想起来你连拒绝都未曾说过。
“我们之间什么都不会发生。”

【严肃讨论】我们为什么要拒绝恋童作品?

君子爱财:

Laceration:


在陈述我的观点之前,我要先讲一个故事。
我曾在某处读到一个关于自闭症儿童的帖子,今天凭借记忆翻译转述一下,这个故事涉及恋童和性侵,而我也不具备相应的心理学知识,如果冒犯到你,我很抱歉。

  
  

“我”和汤米,从小就在一起玩。汤米虽然有自闭症,但温柔又可爱,我很喜欢他。
汤米经常会突然说出一句话:“daddy is home”,哪怕他父亲还在上班。我们和大人都觉得很可爱,就会捏他的脸逗他,笑话他。
随着我的年纪增长,汤米一家搬走了,我们逐渐疏远,一年就团聚一两次。不管是圣诞派对还是感恩节派对,...

© | Powered by LOFTER